第4章:殘忍

翌日,戈瑤果然就甩下單斯遷一個人早早的去學校了。

好不容易有個能理所應當去A班的理由,戈瑤自然是趕在了權珩在教室的那陣去的。

她挺直了后背,姿態盡量的端莊優雅,腳步不急不緩的踏在走廊上,裝作路過。

不愧是A班,連自習課都安靜的不得了。

不比她待的C班,自習即下課。

他們既然這么自覺,那么她轉頭去看看權珩,應該沒人能發現吧?

大腦是這么想的,身體早已經首先做出反應,觀察了權珩如此之久,她自然是知道他的座位。

可是怎么好像不在呢?

換座位了?

不對,她剛剛明明借項若若的眼鏡看過了。

正思索著,戈瑤腦門迎面撞上一堵肉墻,這可把她嚇的不輕,連連后退了好幾步。

“老,老師好,我是過來交座椅費的。”她慫慫的先示弱。

一股獨特的氣息涌進她的鼻尖,戈瑤抬起頭,對上的是權珩的死亡凝視。

“椅子我砸的,你可以走了。”

他這樣對她說。

他為什么砸B班的椅子不重要,說了什么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開口跟她說話了。

又是一件好事。

她運氣也太好了點。

“這樣,同學你好,我是C班的戈瑤,不小心撞了你,抱歉。”說完,她有些懊惱。

這是什么要命的自我介紹,沒一點特別的。

果然,回應她的是一片寂靜。

再抬眼,權珩已經不見了。

也不知道權珩聽到她說什么沒。

……

“珩哥,那妞腿不錯,我怎么不知道在咱們A班還有這么好看的腿呢,漏網之魚?”卓星緯歪著一頭染的棕紅的頭探向戈瑤離去的方向。

眼隨腿動。

“……”

“要是這雙腿能……”

“說夠沒?”權珩的聲音不由得冷下來。

卓星緯心思還在戈瑤身上,瞧著她往C班走去,這才將目光徹底收了回來,“得得得,珩哥,原來是C班的,據我所知,好像有主了,可惜了可惜了,太可惜了。”

“……”權珩的唇抿的更緊。

“珩哥,你剛剛出去做啥了咩?泡有主的可不是咱的風格啊珩哥!”卓星緯仗著他倆家關系不錯,又不怕死的頂了一句,本是玩笑。

緊接著,咔嚓一聲!

卓星緯縮著腦袋回頭看過去,權珩的桌上安安靜靜的躺著一支被掰斷的筆。

太殘忍遼。

太殘暴遼。

學校的食堂也有區分,菜式自然也是A班的要好點,卓星緯一直以為這制度挺人性的。

學習好的動腦多,吃好點也理所應當。

直到他看見權珩盤里的魚肉比他還多的多的時候,他坐不住了。

“這是那個窗口的打飯阿姨,咋還看臉的呢,不行,我要投訴!必須嚴肅投訴!嚴肅批評!”

“你還咋呼上了,有本事,你也長張逆天的臉。”旁邊的宋向明鄙夷的白了他一眼。

“行行,這委屈我承受的了。”卓星緯看了對面優雅吃飯的權珩,一舉一動都透著魅力,完全不被喧雜驚擾。

得,這輩子他是趕不上了。

“你們聽說沒,咱學校門口那個公共廁所,被學校下令鏟除了,也不知道是抽的什么風,說鏟就鏟。”

“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,聽說有好些情侶關著門在里面那啥,被人舉報了,說什么敗壞學校風氣,你說學校能不嚴肅處理嗎。”

卓星緯一聽,當即啪了下桌子,道,“MD誰這么多管閑事啊,指定是單身狗,自己好不了,也見不得別人好唄!這種人就是可惡!”

害的他抽煙都沒好去處了!

聽聞,權珩的眉擰了擰,臉上的溫度冷了幾分。

刀叉輕輕地敲了敲碗沿,發出警告的聲響。

眾人幾個紛紛閉了嘴,埋頭繼續扒拉飯。

下了三天的雨,終于天晴,碧空如洗,午后的陽光溫和寧靜。

操場地面的小積水灘還未被清理,就已經有人迫不及待拍著籃球上場了。

“你們快看,單隊長又進球了,他好帥哦。”

“挺可惡的,天天光著膀子打球,竟然比我還白!”趴在護欄上的女生羨慕嫉妒的說道。

“你們說,我要是有那么白,權珩學長能不能看我一眼。”

聞言,女生用手肘撞了撞她,道,“你醒醒,想想單隊長就不錯了,還敢做夢貪圖權珩學長?你是不是喝大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聲音不大,剛巧被路過的戈瑤聽到,她見怪不怪,拎著垃圾簍子不算輕松的繼續前行。

即便學校的百褶裙已經很保守了,可頂不住腿長,穿著就是比別人好看。

走到那都很是亮眼。

戈瑤停下稍作休息,一只籃球緩緩滾到她腿邊。

單斯遷咧著嘴露出那顆白的晃眼的小虎牙,帶著喘氣,看著她挑著眉,戲謔的笑,“妞兒,放學一起回家不。”

戈瑤白了他一眼,“流氓,我才不要。”

得,還記仇呢。

啥也沒撈著不說,還被冠了流氓的稱呼。

早知道,他當時就流氓了。

地上的籃球被戈瑤撒著氣一腳踢出去幾米遠。

要是早知道這顆球會砸向權珩,她一定來個好看點的出球姿勢。

戈瑤楞在原地石化,這球在權珩手掌心多待一秒鐘,她就嫉妒這球一秒鐘。

“珩哥,這不是那有主的妞兒嗎,給你傳球了哎。”

權珩眸光幽幽的掃了眼垃圾簍旁邊的女生,目光咻的轉冷。

籃球輕易的在手掌中立起,權珩隨意的往腦后一拋,一道完美的拋物線在橙黃的光線下迅速拉出。

簡單直接,輕而易舉的進框。

“背對著也能進球?帥啊!”

空氣凝固了數秒開始沸騰,不僅女生,連在場的男生都看呆了。

“哇靠,珩哥!原來你打球這么厲害啊,我宣布,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籃球粉!!”

“還有我還有我!”

各種分貝的喧雜,刺的人耳膜生疼。

權珩微微蹙眉,抬動了步子,逃離。

這時,一個跑的氣喘吁吁的女生擋住了他的去處,明顯跑的很急,大口大口的吐氣聲渾濁了空氣。

權珩眉擰的更緊。

“權,權同學,這是我親手為你折的紙鶴,希望,希望你能收下!!!”女生鼓起莫大的勇氣說完,隨即便將精美的粉色紙盒雙手遞上。

十足的誠懇。

權珩沒有說話,在眾人的視線中,雙手插向褲袋,直接走了。

“如,如果權同學不收下的話,我就把你一個秘密說出來!”女生的自尊受到了打擊,竟然威脅起了權珩。

權珩微微側目,唇角扯出一抹諷意,冷聲,“隨你。”

點擊獲取下一章

河内五分钟彩开奖结果